爱尚书

爱尚书

第0039章合并宗门

上一章 :第0038章偶遇熟人 返回目录 下一章:第0040章你是什么人
    “冷尧和赵云尊聊了一天一夜,一眼为合。相谈甚欢!”冷茹虽然没有加入他们的聊天,但是她也是听了一天一夜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五岳山第三次风波开始狂轰乱炸。暂定的家主冷子云死后,就开始新一轮的争夺家主之位。风波好不容易平息下来,被冷尧这样从中间一搅和,就变得事态严重发展,一个完整的岳家分为两个派系。

    大长老和二长老各一个派系,大长老一切是以岳家繁荣昌盛为主。而二长老只是为了自己的财富谋生计。

    两个一正一邪,内部斗得很厉害,可以说是人心涣散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就被王氏家族的王华新给知道了,他带着八卦山的的家族第子来到五岳山。因为王华新有一个打算,五岳山地理环境可以说是除了欧阳家以外的四大家族之一最好的了。五岳山下有一处龙脉,散发出的灵气精纯浓厚。直接成液体状的灵气可以维持这座五岳山岳家磅礴发展上万年。

    所以王华新就是看中这点。他才一度的在两年前在策划着怎么一步步把岳家给弄垮掉,这样慢慢一点点的让岳家土崩瓦解后,他们王氏家族就可以拥有岳家的这块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只不过王华新的谋划方案还没有一个确切十足的方案时,就听到岳家内部起哄,像一盘散沙。就给王华新阴谋策划钻空子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让他提前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,五岳山直接到练武场来比武决定胜出者可以成为岳家家主。用武力解决是最好的办法。也许这也是他们觉得最公平的办法了吧。

    岳家的上千第子都把整个偌大的练武场围得水泄不通。练武场上大长老和二长老各站立于一边,对视着。

    天空艳阳高照,发出夺目耀眼的光束,四周立着四根雕刻龙兽的柱子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过,二长老脸上微微一个邪笑,笑得很诡异。他手里的灵气开始运转,虚空发出“呲呲!!!”声响。!二长老身边开始有漩涡在闪动,空间扭动,好似天地间都要被这个漩涡给吞噬一般。都在颤抖着,地上的沙石也随之被卷起。这方空间都已经变得昏暗无比。

    大长老见并未有所动作,下面的人看着好戏开场,都大声为练武场上大长老和二长老打气加油。

    他们分为两个阵营。各自大喊到;

    大长老加油……

    二长老加油……

    我们的大长老会赢!

    我们的二长老会赢!

    双方阵营都在边喊边赌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切,你们大长老怎么会赢,我看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就你们二长老还逊色我们大长老一筹呢。

    哈哈!!!

    哈哈!!!

    两边都不服输。

    而台上大长老和二长老已经开始交战在一起。二长老运了好久的灵力一掌推向大长老,一股连着天地的恐怖能量漩涡向着大长老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都是飞沙走石。吹打在围观的群众第子身上,直打得生疼,修为低的直接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这恐怖的力量大长老不敢小觑。说时迟那时快,大长老便有了动作。“他手一掐法诀,口中念着什么晦涩难懂的词汇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上发出很强盛的灵气波动。从开始的光球变为偌大的光幕,这样的动作看似很久,其实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那股强劲的漩涡直接撞到大长老的这个光幕。“嘭--”两个能量波动相遇碰撞出的能量波动把这片地方震得摇晃不已。就像是整个天地间马上要崩塌,天塌地陷的气势。

    大长老和二长老同时被这汹涌澎湃的波动给吹出练武场上千米开外。从空中重重落地,两个人面色惨白,喉咙一甜,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。离得远一些的围观第子都被震得气血翻涌。修为低的甚至当场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此时想要站起来都有些艰难,但是两个长老都没有表现出自己受伤严重的模样,强忍着痛哭,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如果随先露出马脚,那就随先输了。

    大长老一抹嘴角血渍。慢慢的走向练武台,此时两个的灵力都去了三分之一。加上受伤严重,恐怕是硬撑不了多久,都得同归于尽吧。

    两个蹒跚学步的往练武场中央走来。相互对视着,但是迟迟没有动作的意思。他们心里都在猜想写对方的伤势情况。

    不敢先动手,怕这一出手,不是同归于尽就是伤上加伤。更是比死还痛苦千倍万倍。

    “哈哈!!!”

    这里今天可是很热闹啊。这是比武呢嘛!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练武场外面传来,下面围观群众第子都纷纷问声而各自散开,让出一天道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便是八卦山王氏的王华新。

    王华新从人群后面向着这条道缓缓走来。后面跟着王家上白号第子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看来今天我是赶上好机会,能看到两个长老切磋武技,是我王华新的荣幸啊。还得多像两个前辈学习学习!”

    王华新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,他知道这两个人迟迟不动手,这是受伤严重。所以才有所顾虑的。

    “哎!!”

    两个长老到是打呀,你们不要管那么多,我们还在下面学习呢。你们不打我们学不了你们的战场经验啊。

    大长老说道:我们打不打关你一个外人啥事,这是我们的事情,你在那里看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!!”

    是啊,小友。你看就行了。二长老说道。他是想故意拖延时间。好让自己的伤势稍稍好点。

    我看你们两个老不死的是受伤严重吧,所以才不敢轻易对手。怕同归于尽。我说的对吧。

    两个长老都在心里感觉这个王华新不是一般人。他的心智很好,善于观察和判断事物的深层次。简直就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,心机也很中。想挑起岳家的内斗。

    不过两个长老虽然想对了,也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下面的其他长老都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,可以把他两个同事杀掉,这样自己就可以走争夺家主之位的机会,都各自在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但是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他们此时受伤严重,灵气也不知道消耗多少,如果妄动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还是先看他们在斗一波再说。毕竟他们只有元婴中期和初期修为,高低不等的修为,所谓高一个层次的修为,那可是天差地别。所以自己得掂量掂量自己得能力。

    下面的其他长老都在心里盘算着,都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王华新见他们还为有所动作,已经坐实了他心中的所想。更加坚定他的信心,今天可以实现他要把五岳山吞并的理想和蓄谋已久的方案实施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上,他两个已经受伤严重,所以不能再斗下去了。那样他们会同归于尽的。今天有人把他们给杀掉,我来帮忙他坐上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并且有人反抗。随反抗我就杀谁。

    王华新有元婴期修为巅峰,他来的时候其他人都看出他的修为,如果如他所说,那么有希望坐上家主之位,没有人敢反抗。

    王华新一句离间计的话语,惹得下面又是一阵煽动人的心。

    都在议论纷纷。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,谁都想自己实力强,有靠山,有地位。

    王华新一句话,他们心里的野心都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提出,我们大家不要怕,他们两个早晚都要死的人,没有多大气候,还不如让我们年轻一辈的来当家主,不是更有望新盛岳家吗!

    大长老和二长老也慌了,急忙道:你们别听信那小子的话,他就是在搞离间计。

    可是金钱和地位是这个时代的象征,他们又怎么会听两个长老的。

    对他们的话语置之不理。就一心想要争夺家主之位。各心怀鬼胎。

    大家只听到王华新说的 ,因为王华新说的都是和他们每一个人利益挂钩,这个才是他们心里想要的。

    王华新的话大家听了,都觉得不无道理的感觉,没有挑剔的。

    大家一阵义正言辞。“好!”

    感觉这话没有毛病。大家不要废话,我们就一起上。一个长老带头,一众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这些人却不知道着了王华新的道。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,自己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把五岳山拿到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已经开始了混战。

    两个长老都被分割在两个圈子里,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受伤严重的两个长老已经是无心念战,在打下去,灵力被消耗殆尽而被这些人给玩弄致死。

    现在还有灵力支撑,便 想乘机逃跑。可是王华新怎么会看不出他们的意图,又怎会轻易的放过两个老狐狸。放走他们就会给自己往后留下两个劲敌。

    大长老飞身到云层里,王华新早就在空中设下结界。他发现空中凭空多了一层屏障。被硬生生的反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些其他岳家长老祭出各自的剑,向着大长老和二长老横劈,竖砍。漫天的剑气。让他们上蹿下跳,无处躲避。

    也只好祭出自己得剑,在空中画圆,一道光幕护盾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那些同事发出的剑气已经是踏破虚空的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汹涌澎湃的向着他们的护盾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一剑强劲高过一剑,一会儿功夫,两个长老的伤势更加严重。加上灵力慢慢消耗,不足以支撑这么多的剑气,他们身前的护盾顿时被击碎,漫天剑气穿胸而过,就连元婴也没有逃脱的机会。漫天的剑气已经把两个长老射成马蜂窝。瞬间碎成肉块倒塌在地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人的灵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,在遇到一个元婴期修为巅峰的强者,没有一战之力了。

    王华新走在练武场上说着。今天你们这些人都是有功之臣。我要合并五岳山,做我们八卦山一个分盟。选拔出一个优秀的人来管理,你们过几天恢复了灵力。我再来以比武的形式,决出一个优秀的人来。你们大家意下如何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这个王华新是吃定自己五岳山了。但是人家能力在那里,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抵抗的心思。只好乖乖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王华新看到这些人轻易就顺从他,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好了,大家去休息吧。我明天再来。

    说完他带来的上白号人全站到五岳山各个岗位。

    这是已经打算好了的。这里以后还得多加些八卦山的第子进来。分批管理这些岳家的人。也好有个自己的眼线,管理起来方便。

上一章 :第0038章偶遇熟人 返回目录 下一章:第0040章你是什么人